1. 商城入口
大咖腔调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家居大咖-> 大咖腔调

赵健:设计教育的清醒者

来源:名家居世博园  浏览次数:271次

严格地讲,设计不是某一个人群独有的专业,而是文明社会每个人应该具有的素质,设计不等于画图标设计,这个世界在文明社会里,每个人都应该具有设计的素质,只是表达方式、应用的手段、程度、强度不一样。因为设计让人类社会的每一个环节更加合理、更加有效率。

——赵健

 

如果翻开历史大事记,不难发现,在改革开放最初的十年,中国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生机,社会百废待兴,经济、文化、艺术无一不在蠢蠢欲动

如果把视角从国家放回到个人,1987年,时值32岁的年轻教师赵健从见习助教破格晋升为四川最年轻的副教授,2年后赵健调入广州美术学院,5年后,由副教授破格晋升为当时广州美术学院最年轻的教授……

如今他已迈入花甲之年,卸任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的职务,但他对中国设计的责任感,并未因为退休而停滞:他依然投身担任行业大奖金羿奖的评委,面对历史滚滚洪流,这位对设计教育事业充满着热忱的年轻知识分子,用一生为中国设计浪潮增添了一层理想与信念的底色。

未标题-2.jpg

赵健接受网易记者采访

转型丨设计应伴随与驱动产业升级

当下设计行业被提及最多的概念是设计驱动产业升级,无论是金羿奖还是国际名家具展,都是围绕与践行这一核心思想。赵健认为,除了驱动还应有伴随,对企业而言,设计还要与最成熟的技术、最稳定的材料来源进行搭配,使成本越来越低、利润越来越高,因此,设计应该驱动或者伴随产业进行调整。

也就是说,过去产品设计主要是设计造型,而今天设计还要学会搭乐高玩具,就是搭配出各种东西来,设计驱动方式应该从过去的改变造型款式到今天的混搭造型、重组造型,这是一方面。

除此之外,还需要考虑到现实情况,在工厂里面,设计驱动产业升级,要跨车间、跨流水线、跨企业的寻找新的组合方式,利益均沾,实现双赢;在展览平台,设计要驱动名家具展场的重新组合;设计要驱动家具的营销渠道、专卖店新概念的形成。

今天设计驱动是用新的理念盘活已有的东西,而不是除旧,这才叫设计驱动。 正因为这样,现在的设计师创新要学会当导演,过去我们只管企业的产品线,今天要管新的消费趋势。严格讲,要从零开始创造一个谁都没见过的东西,可能性是没有的。今天创新的发展就是变着法子去改变人们之间的关系。

未标题-3.jpg

寄望|行业大奖需要集约平台

众所周知,中国家具发展之迅猛,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家具发展大国都不可比拟的。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展会平台还是家具制造商,以及家具营销环节,都希望能够建立家具品牌。但是,目前家具的消费品牌其实并没有建立,消费者对于品牌的粘度、忠诚度不够,品牌仍是行业品牌。

在这种前提下,让14亿消费来票选一个好家具获奖是不现实的,如果严肃地回答行业需要什么样的奖项?第一,要由营销的数据说话;第二,这个奖要由中间方说了算。家具奖项的归属应该是掌握数据的人说了算,掌握舆论的人说了算。

而名家具作为一个行业平台,其主业既不生产家具,也不是卖家具,严格来讲,就是处于行业的中间点,这个平台,既掌握了数据,也掌握了比较准确的舆论资源。

到底有多少展览能够坚持20年呢?名家具做到了。名家具这三个字,是20年的积淀,是一个图腾,一个服务,一个信物。我甚至觉得名家具等于厚街家具,等于东莞家具,等于珠三角家具,所以这个平台的品牌活动、品牌奖项,应该尽最大可能以集约的形式来用好。

赵健同时建议,家具奖项从专业角度设置,最好能够反应家具业态的两大分类。第一个分类是使用用途的分类,第二个分类是推动技术进步的分类。

方向丨设计的标准应根据不同群体而制定

关于设计未来应该如何发展?赵健提出了这样的见解:设计不是单一的、一成不变的,设计的标准不应由行业来规定,而应随着科技进步而进步,还应针对不同需求群体,制定多重标准。

而当下,最受关注的群体是年轻人和老年人,这是两个相对比较对立的年龄阶层,对于设计的需求也不尽相同。那么,设计对此应该如何去思考?对于这个问题,赵健认为首先是用途不同、思维不同,适老化的设计满足老人一劳永逸的思维,而年轻的设计则更应该向快消品靠拢。

适老化的设计是可以在价格上适当地有所起伏的设计,给年轻人设计一定是越便宜越好。年轻人的消费思维,想的是今后还要换的,年轻人的家具跟年轻人对今天快消产品的概念应该是一脉相承的。比如快消产品优衣库、H&MZARA等等,这些产品说白了就是花钱不心疼、扔掉不心疼,用起来很爽。

对于年轻人的家具,应该是综合的、多用途的,因为年轻人家具很难区分出哪个是餐桌、哪个是办公桌、哪个是电脑桌,它一定是多用途的。还有一点是心理需要,尽管年轻人是一次性消费,但要给他们提供多种选择。

老年人的家具,功能化的设计最重要。功能又可以细分成两大类:精神功能、使用功能。精神功能讲得更多的是老人更注重自己的身份德高望重,是前辈,得有尊严,得有面子。从使用功能设计来说,老年人家具应该要依据几个系统:一是要依据人体工学系统,二是要依据健康养老系统,三是要尊崇医疗和安全。换句话说,给老年人做的设计跟造型无关,跟使用行为相关。

未标题-4.jpg

未来丨设计师的工具将是科学与技术

作为中国设计的先行者以及时代的缩影,赵健不仅亲历了中国设计的时代变化,同时也推进了中国设计的演进。

对于设计,他也有清醒而独到的认知,并将这三十年概括为以下七个过程:

首先,从消费单一到消费需求多样化的转变;

第二,从模仿到改良的过程;

第三,从只对产品到考虑使用的过程;

第四,从设计一劳永逸到设计更新演进的过程;

第五,从设计为风格到设计为使用的过程;

第六,设计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到设计是为多数人服务的过程;

第七,设计是创意到设计是利用技术跟科学的过程。

赵健还认为,设计一定离狭义的艺术越来越远,而与美感以及对时代的领悟力、对时尚的接受力、对科技的认同、对多元世界的拥抱有关。这个广大的领域根据需要的不同,科技含量和文化含量亦不同,而这种不同就造成了家具世界的千变万化。

家具设计当中比较极端的科学化、精致化、有专属功能的,例如飞机驾驶员的椅子、跑车驾驶舱的椅子以及医院的手术床,这一类家具跟使用者之间的关系是精密的、科学的、专一功能的,这是一个极端。这些产品,相对来讲离科技近、离文化远。另外一方面,日常的沙发,则离科技远、离文化近。

中国设计也在加强关注物联网、大数据、生命科学等诸多科技前沿领域。然而,科技对于家具的作用力一定不仅仅在于透过科技手段让家具造型发生科学的变化,还有更多深层的作用,比如用科技的方式去了解、归纳人对家具需求的变化;选择更加经济合理的材料;寻找还没有被现在家具品类所覆盖的人群的生活空间;通过科技手段来重组重塑家具营销的模型和模式;同时,通过科技的手段,使家居搭配变得更加多元、更加灵活、更加精准、更加合理。


嘿,我来帮您!